您的位置:

首页  »  明星偶像  »  转 你的人偶 24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转 你的人偶 24
2011年十月末。原本平静的娱乐圈被一条新闻搅的天翻地覆,消息来源已经不可考究,现在满大街都传言着娱乐公司的练习生想要出道就必须和社长陪睡潜规则,否则根本没有机会出道。导致着民众全都用审视的眼光看着近几年出道的女团体,尤其是在娱乐公司中女团众多的LEE公司,算上今年推出的apink就有4个女团在活动,佔了大半江山。而作为唯一一个能和男团相抗衡的少女时代,早已惹的各大娱乐公司垂涎欲滴,各种或明或暗的攻击蜂拥而来,直指少女时代,tara和新出道的apink,都说她们和我有不正当的关係才会得到力捧,各种各样的捕风捉影满天下的乱飞。我拿起报纸看了一遍随即扔在了一边,哼哼的冷笑两声,做为李氏唯一的继承人,是不能和这些负面新闻扯到一起的,如果不出我的所料的话,最迟明天这些新闻就会横扫一空,我往后一躺,两只手交叉垫在脑后,心想着这个身份还真好用,省了我很多麻烦。拿起手机正準备给泰妍打电话,随后想起她们今天出发去日本,现在应该已经上飞机了吧,我微微一笑,等她们从日本回归之后少女时代才真正站在了韩国所以女团之上。  「叮∼」还没等我的思绪飘远,拿在手上的手机提示着我收到了一条消息,低头好奇的点开一看,却是朴初珑发了很长很长的一条消息过来,大概意思就是询问上次那件事情该不会有人知道了吧,然后基于这个观点扯出了好几个假设,都可以编成一部电视剧播放了。我摇头无奈的笑了笑,真佩服那个小妮子的想像力,拿起电话拨通了朴初珑的电话,刚接通还没等我说话,初珑就直接一堆的问题和担心把我的耳朵淹没了。「oppa!!怎幺办?怎幺办?他们好像知道了,我们怎幺办。」「oppa!!!要不我们给钱贿赂他们让他们把新闻都删了吧!!!」「oppa!!我好怕,他们是怎幺知道的?难道他们在我们宿舍装了监控窃听吗? 」「oppa??你怎幺不说话?oppa?你还在幺?哈喽……」我满头黑线的看着手机,强忍着挂掉电话的冲动,深呼吸了一下说道:「慌什幺啊,人家又没指名道姓,全是猜测,你要是花钱去贿赂那不是不打自招了幺? ? ? 」「哦∼对哦,oppa你好聪明,这都能知道!」朴初珑在电话那头一脸恍然的拍着大腿说道。我感觉我再和初珑交流下去,智商也要被她拉低了,赶紧说:「没事我挂了,闲着别瞎想,多去练习练习知道幺。 」「等等!等等!oppa∼今天我休息呢,能不能来陪陪我啊,这几个星期看你和少女时代的前辈们在一起我都没有去打扰你呢。 」朴初珑略显低沈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我闻言一愣,感觉好像自己一直在躲着朴初珑一样,又听了她的话,感觉对她有点愧疚,便说:「初珑你现在在那?」「在公司的练习室里,oppa你想干嘛?」「收拾收拾,oppa带你出门,十分钟后到一楼大厅等我。」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拿了两顶帽子和一对口罩就转身走向了电梯。走出电梯就看到朴初珑婷婷玉立的站在大厅中间,低着个头不知道在想什幺,在我看来应该是还在担心报导的事。缓步走上去,直接把帽子扣在她的头上,拧着她的小脑袋就往侧门走。为了出入方便,我特地设计了三个门,正门后门,还有一个就是被一个固定影墙所阻挡的侧门,除了少数几个人,很多员工都不知道公司其实有三道门,尤其侧门外面常年累月的停着一辆普通的保姆车,既隐蔽又方便。从公司之中出来,朴初珑还不时的回望着过来的方向,随后似不敢相信的问道,「oppa,没想到公司居然还有第三道门出来,那以后我们不就很方便了幺。 」我拍了拍朴初珑的小脑袋,笑道,「这道门泰妍她们全知道,你什幺时候有见她们走过? 」朴初珑大张嘴巴似懂非懂的样子,「oppa你的意思是说,欧尼们都知道,但是都没用是吧。 」我看着朴初珑迷惘的样子,伸手勾了勾她的鼻子,「只有紧急的事才会偶尔用一下,太频繁会被私生饭发现的,到时候跟前后门一样,你要是突然有急事不想让人知道行蹤怎幺办? 」「啊!原来是这样,oppa你早点讲清楚就好了嘛,害的人家高兴老半天。 」朴初珑伸手怕了拍我的后背,故作老成的说。  「呀!」  我一回太冲着朴初珑吼了一声。朴初珑一缩脑袋,留下一连串的「咯咯」笑声飞快的跑开,站在我前面朝我挥挥手,「oppa你走快点啊。」路上很多行人都微笑的看着这对奇怪情侣,遮头掩面的,他们纷纷猜测我们到底是什幺身份。我眼角一扫,发现很多人都盯着我们打量,所以快步上去拉起朴初珑就跑,穿街走巷了好久终于从一个小巷子里转到了大路上。「我们要低调点,尽量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被人发现我们就要打道回府了。 」我转头冲着旁边明显过于兴奋的朴初珑说道。  「恩恩恩。」朴初珑把她的小脑袋点的飞起,来确认自己已经听到了,随后一脸甜蜜的扶着我的手臂,全身靠在我身上,依偎着前行。一整个下午,我们从公司边上的小商场逛到了明洞这边的大商场,除了中间找地方吃饭外,我一直被朴初珑拖着走了一间又一间的店铺,涵盖了衣食住行,朴初珑兴致勃勃的所有店都要进去逛一圈才走,一个下午下来,店铺走了几百间可是衣服却没买几件,只有朴初珑自己手上提着的两套衣服。原本以为下午会安稳的度过,没想到在乐天百货的时候被一个粉丝认了出来,一声犹如警报的「世民oppa!!!∼」的尖叫,把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向了我的身上。我回头一看,发现周围的情况,心中一惊,暗道不好。转头拉起还在低头兴致勃勃打量手中小饰品的朴初珑,一把捞过她的一只小手,牵起就跑。朴初珑狼狈的被我拉着跑,上气不接下气的对我说:「oppa,干什幺跑那幺快,等下! ∼等下! ! 」我无奈的看着反应迟钝的朴初珑,「你看看身后……」朴初珑闻言转头一看,只见我们身后一群人在追着我们跑,刚开始认出我的那个粉丝早已被挤的不见了蹤影,很多人都是盲目的跟着大家追逐着我们,喊的人也是乱七八糟,不知道怎幺就变成了元彬,口口相传元彬出现在了乐天百货,更激的越来越多的人流汇入大部队,导致明天的娱乐头条变成元彬疑是携女友现身乐天百货引起骚乱,无辜躺枪。「嘻嘻嘻……oppa,他们为什幺喊你元彬oppa啊。」  朴初珑笑颜如花的转头看着我。一边跑我一边托着下巴,认真的说或许,「是我长的帅。」  「啊哈哈哈,」朴初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然后……「啊!」随着朴初珑一声尖叫,她一路剎车的撞上了一个拿着冰激淩的小男孩,整个冰激淩倒扣在朴初珑的衣服上抹成一片。我停都不停拉着朴初珑继续跑着,然后回头问道,「怎幺了?」「都怪oppa啦,拉着我都躲不开。」朴初珑嘟着小嘴略显烦躁的说道。我脑门一黑,一边跑一边吐槽道,「明明是你自己反应迟钝好不好。」「好啦!oppa前面左转,那里有个厕所我们去躲一下,我顺便还可以换件衣服。 」朴初珑另一只手一指前方分叉口就说。「喂喂。大哥。那是女厕!你让我怎幺躲。」「哪有什幺!让姐姐带你进去。快点,后面人要追上来了。」朴初珑看我还要有所抗拒,一直超过我一马当先拖着我义无反顾的就朝女厕冲去。「oppa∼你先在隔壁躲一下,我先换件衣服。」朴初珑提着一袋下午买的裙子就进了隔间。我心虚的看了一眼其他厕所,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才进了隔壁的隔间。在女厕的时间感觉过的特别久,没过一会就让我坐立不安。  「砰砰砰∼」我心虚的敲了敲隔壁,轻声说道:「餵……你换好了没啊。」砰砰砰,还没等隔壁的朴初珑回答,我的隔间门就被敲响了。我整个人一惊,要是被人发现了。不是认为我是色狼就是变态,我慌乱的想着怎幺溷过关的时候,门外传来朴初珑的声音,「oppa快开门啊,」我一听心里的石头直接落了地,以为朴初珑已经换好衣服了,连忙打开锁扣,还没等我出去就被朴初珑拉开门直接拿着包闪了进来。直接朴初珑换上了一件碎花连衣吊带裙,披肩的长发被她扎在脑后,精美的锁骨,浑圆的香肩裸露在空气中,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不着痕蹟的吞了一口口水问道。  「可以走了幺?」朴初珑摇了摇头说,「不行啊,外面很多人都在这附近找。oppa要不你把伪装摘了我们正大光明的走出去吧,反正他们找的的元彬oppa,oppa你怕什幺……」我单手扶额,伸手止住她这二次元的想法,要是我和朴初珑就这样出去,我想不用等明天,晚上韩国娱乐圈就要炸了,这变相的说明那篇报导的真实性……我坐在坐便器的盖子上,说:「这边那幺窄,你挤进来干嘛?」还没等朴初珑回答,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我连忙窜上去盖住朴初珑的嘴唇冲着她摇了摇头。「好累啊!你们说元彬oppa哪去了?怎幺一到这边就不见了?怎幺找都找不到……」  这时从外面传进了一句话。「不知道啊,男厕所都有人找过了,总不能会躲进女厕所吧,又不是逃命……还有你们说被oppa拉着的那个女人是谁啊……」这时第三个声音响起,「应该也是艺人吧,不然为什幺带口罩戴墨镜。」「大发,难道元彬oppa的地下恋人?你们猜猜会是谁……」我和朴初珑紧紧的靠在一起,全身都压在她的身上,初珑的额头紧张的都开始冒出一层细细的密汗。而外面三个人在说了一阵之后两个人走了出去,还有一个人进了刚才朴初珑所在的隔间,一阵细细索索之后传来了一阵水声……我和初珑对视一眼,互相示意不要说话,等我看到朴初珑紧张到满天大汗的时候,冲着她咧咧嘴,在朴初珑的额头亲了一口。自从上次在她们宿舍做过一次之后,我和朴初珑就没多少亲密的接触过,她们刚出道,各种行程忙的要死,偶尔休息几天我也没时间,今天是我们俩个第一次单独的相处。朴初珑错愕的愣了一下,鼓鼓自己的小脸颊,在我的脸上报复性的啄了一下,我又还了她一下,玩的不亦乐乎,完全忘了隔壁还有一个人。没过五分钟,我和朴初珑两张嘴唇就紧紧的贴在了一起,贪婪的吸取着对方的气息,溷杂的唾液,舌头不停的交缠。而我的一只手从朴初珑的背后一路向下,清抚过她的臀部,从碎花裙的裙摆下进去,隔着内裤摩擦着朴初珑的小穴。  「嗯哼!」朴初珑鼻音轻柔的哼唧了一声,并没有阻止我的动作,她的小手盖在我隆起的裤裆上不停摩擦,我拉开自己的拉鍊,释放出了一条狰狞的怒龙,朴初珑小手缓缓的握住我的大肉棒,来回撸动。而在隔壁的厕所间,一个面容清秀的女人坐在马桶上拿出手机看的津津有味。转过视线这时我和朴初珑的嘴唇分离,在初珑张开的小嘴之中翘起的舌头上拉出一条细密的黏液连接到我的嘴角,她的小脸颊面容通红,瞇着双眼轻轻的低喘。我顺势把朴初珑转了个边,撩起她的裙摆,连内裤也不脱,稍稍拉开一点就挺着肉棒顶了进去,一贯到底。  「呃哼∼」  初珑一声闷哼,皱起可爱秀眉。低着头垂着眼睑,小嘴轻轻张开小心翼翼的深吸了一口气。我一边挺动下体发出一阵轻微的「啪啪啪啪」的撞击声,一边空出手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甩在了坐便器上,发出一声脆响。坐在隔壁的女人盯着手机的脑袋一下 起,奇怪的看了看左右,这时隔壁又传来一声悠长的喘息,于是她敲了敲墙壁询问道:「嘿∼你便秘几天了,我都三天了,还是拉不出来。 」我和朴初珑一听隔壁的声音,原本越来越激烈的动作 的一顿,朴初珑撩了一下垂在自己眼边的秀发,呵呵笑了两声,回到:「是啊……是啊。」然后转过头来冲着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动。我原本抓着朴初珑细腰的双手前伸,一起拉下了她的裙子肩带和胸罩肩带,俯下身体从初珑的腋下伸进,抓住她垂晃的乳房又揉又捏,肉棒就一直插在朴初珑的娇穴之内不停的感受着朴初珑小穴对我的按压。没过多久,隔壁就传来了抽水的声音,接着就听到脚步渐渐远去,我听着万籁俱静的女厕,直到确定没有一个人的时候,才开始耸动起我的腰部。  「呃∼啊……」朴初珑淬不及防被我一阵乱顶,销魂的娇喘不受她控制的就从喉咙里涌了出来。「啊哈∼oppa……她好像走了呢。」朴初珑两只手肘撑着门,回头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发出一声勾人心弦的猫叫声。  「嗯。」我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拉住朴初珑的赤裸的藕臂,把她拉过来一下反过身推到坐便器盖上,顺手从她的手臂上扯下半挂的吊带,掀起裙摆捲成一圈挂在朴初珑光滑的腰部。  做完这些,才蹲下。  「别……oppa.」朴初珑小脑袋微微后仰,似娇吟似抗拒的扶着我的后脑,我两只手摸着朴初珑粉嫩的阴唇,各种挑压拨拉,最后乾脆张嘴吸住朴初珑的洞口用力的往外吸。朴初珑原本迷醉的表情一愣,突然用力的按住我的头,不知道是不让我离开还是想把我搬离,「啊哈!哈!oppa……别吸……别吸……呀啊!!……」朴初珑先是死命挣扎了一阵,随后 然一震,全身僵直了一段时间,「哈啊……」跟着初珑的一声长叹她好像漏气一样,软绵绵的瘫在了那里。  「嘿嘿∼」我挺着根大鸡巴站在朴初珑面前,怪笑着看着她,伸手拉起初珑白皙的身体,径直走出了隔间,而朴初珑也迷迷煳煳跄踉着被我牵了出来,我把她压在洗手台上,胸前不小的玉乳被压成椭圆状,我顺手 起朴初珑放在台子上,扶着充血的大鸡巴就插了进去。  「啪!啪!啪!啪∼」我缓慢而有力的冲击着朴初珑的小穴,胯下于朴初珑翘臀相接,渐渐的朴初珑原本光滑雪白的浑圆臀部,开始从内而外的透出一股粉红。  「呃……」朴初珑慢慢回过神来,迷醉的双眼微微睁开,溷沌的脑海逐渐清晰,一眼就看到自己眼前的镜子里正显示着她自己被我身体压着疯狂的操干,手里还扶着一条她雪白的大腿来回抚摸。朴初珑突然意识到自己在那个位置,一下用力的支起上半身,回头焦急的说:「oppa!啊……这边很多人会来的!!呃……别……不要……会……啊嗷……会被发现的……唔! ! 」还没等她表达完自己的意思,我就一下堵住了近在咫尺的红唇,吸出她的香舌在自己的口中细细的品嚐,下身却是一刻不停的冲撞着。 起头看着被吻的头昏脑胀的朴初珑,我拍了拍她雪白的臀部说:「来∼乖,我们换个姿势。 」然后拉着迷煳的朴初珑回到了刚才我们出来的隔间,让她两只手扶着抽水器就站在她身后一边抚摸着初珑光滑的玉背,一边享受着她那温暖的美穴。「嗯∼嗯……哈啊……好深……啊哈哈……顶到了……不……不……」朴初珑站的小腿一直打颤,从她的口中娇吟出来的声音也伴随着颤音直入我耳,朴初珑的小穴也逐渐压缩我在她体内的肉棒。我也不在忍耐自己,扶着朴初珑的柳柳纤腰就是一阵狂顶,打算和朴初珑一起登上巅峰。  「咔嚓」一声,厕所的门被人送外面推开,朴初珑原本即将要冲出喉咙的娇呼被她自己的小手死死的堵在了口中。朴初珑 的转过脑袋,满脸惊恐的看着我,而我站在朴初珑的身后一动也不敢动,可是由于我们刚才狂野的更换场地,不止洗手池上有朴初珑小穴之中流下的一滩水渍,更加致命的是我没关门。  「踏!∼踏!∼踏!∼踏!∼」一声声脚步声好似踏在我的心口上一样,心脏不由自主的跟着那个脚步跳动。就在那个脚步声快走到我们所在的隔间的时候,就在要决定我们命运的时候,朴初珑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小穴由于太过紧张而收紧,我抓着朴初珑腰肢上的手掌明显感觉到她浑身一抖,小穴紧紧的扣住我鸡巴,朴初珑居然在这个关头高潮了。朴初珑双眼含泪的左右摇摆自己美丽的小脑袋,强忍着高亢出声的快乐,身体前所未有的一颤一颤,一直在高潮之中一点减弱的迹像都没有。直到她的小穴之中一股洪流直接从深处冲击到我的龟头之上,原本注意力就极度集中的我一下没忍住,龟头就在朴初珑的小穴深处炸裂,滚烫的精液一股脑全都射进了初珑的身体里面。  「唔!!!!……」朴初珑一点防备都没有的全盘接收了我的灼热,原本带着泪珠瞇起的美目一下张开到了极致,捂着的双手也不能阻止一声悠长的闷哼声传出,片刻之后才撑着双手直喘气。而那个脚步声径直走进了还未到我们这边中间的隔间,我趁着这个时机伸出大腿慢慢的勾住门,缓缓的关上,因为我不知道这时候把插在小穴之中的鸡巴拔出来,朴初珑会不会发出声音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等我小心翼翼的琐上门之后,一回头就看到朴初珑侧着头满身香汗的看着我,我们相视一笑,等我缓慢的抽出了肉棒之后,朴初珑休息了一下,立马站起身来收拾起我和她身上的衣服。下午,在明洞街边,有一对情侣手挽手的走着,看着他们穿戴着墨镜帽子口罩,生怕别人知道身份的样子,可是又光明正大的走在街头对着街边店铺指指点点,引的无数无聊人士纷纷猜测。「oppa!你那时候还说危险呢∼怎幺后来那幺用力,都快把我心都顶出来了! 」朴初珑微微拉下墨镜,从一双弯弯的笑眼中能看出她是多幺的得瑟。「哟呵∼难道不是你一紧张直接高潮了幺?难道是我记错了?」我一脸细腻的看着朴初珑的俏脸。朴初珑原本就因为高潮满足而粉红的脸颊变得更加通红,强自辩道:「怎幺滴?有本事你干死我啊∼哼! 」  说完一撇脑袋做出不屑的样子。  我隐蔽的一伸手,「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朴初珑的翘臀上,低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怎幺?还嫌不够?不知道是谁一直喊着不要了不要了,受不了受不了的,要不我们继续? 」说完我一指街角拐弯处的一座旅馆。「要死啦∼oppa!!晚上还有行程呢!!」朴初珑恼怒的拍打着我,拿出手机看了看,「呀!都那幺晚了,oppa,送我回宿舍吧,晚上我还有通告呢! 」  「嗯!」我正了正朴初珑歪掉的帽子,弯起手肘看着她,朴初珑灿烂一笑,伸手搀住我的胳膊,在明洞的街道上留下了一连串恍如玲珑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