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龙长角的公主[微H]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龙长角的公主[微H]
“哎呀哎呀,一如既往地让人透不过气来呢,宴会甚幺的。” 我走进卧室,强压着劣质葡萄酒的后味,在克罗尼卡的帮助下脱去外衣。 作为王子起居的场所来说显得过于煞风景的卧室。 墙纸也没有贴一片,家具就只有衣橱、置物柜和床而已。 有个被暗地里骂作吝啬王的父亲,当儿子的也不逊色。 只不过和父亲的节俭癖比起来,我这不过是实用主义的程度。 床就算装了顶棚,也不会有用它挡雨的一天。 只要尺寸够大,能抱着四五个女僕滚来滚去就够了—— 当初是这幺想的,当然此一时彼一时。 因为,现在有了我的合法妻子、也就是这个国家的王子妃,克罗尼卡公主的陪伴呢。 呃。 “合法”两个字可能并不确切。 绝对不是因为克罗尼卡看上去就是十岁左右的幼女。绝对不是。 问题是她的出身。出身过于高贵了,高贵到唯一正统神圣教会的圣职者们听了就会脸色铁青落荒而逃连鞋也顾不上穿的地步。 更不用说给我们证婚甚幺的。 不是比喻,克罗尼卡是龙。 “王子哟。” 我一屁股坐在了足够抱着四五个女僕滚来滚去的大床上。龙族的公主用乌溜溜的瞳仁注视着我,脸颊上微微泛起红潮,扭扭捏捏地揉着丝质睡衣的下摆,鑒于今晚她并没怎幺碰酒,应该是想要了吧。 和充满童稚的外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略显低沉的语调和老气横秋的遣词用句。 还有不管看多少次都令人在意的血统之证,在两侧的额角生出的一对角。 略有弯曲的一对锥体,缠绕着双重螺旋,色泽与瞳孔相近,有如浅色的石榴石。 尾巴的存在并不广为人知,因为她着正装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时候,总是隐藏在裙撑里面的。 “怎幺了,公主殿下?” 姑且装傻问一下好了,这幺一说,克罗尼卡立即鼓起了腮帮。 “汝明明懂的,余的心意呢……” 两个人之间又不是没有这点默契,干嘛要装傻啊。 表情写得明明白白。 呃。要说是老夫老妻也勉强算是老夫老妻了吧。 “可是啊……今天喝得有点过了,恐怕没法好好回应公主殿下的要求啊。” 作为我来说,在这种时候应该继续适当装傻下去。 “啰嗦!反正汝每次说这种话的时候,就是想要余这样那样做些奇怪的事情吧!直接说出来又能怎样!” 以上是,完全不懂得配合的龙公主。 我:今天好累啊,好像早点睡觉啊。(平板语气) 妻:啊啦,亲爱的王子殿下这幺劳累,就让作为妻子的我,来全力为您注入元气吧?今晚要怎样治癒呢?用我的手?用嘴?还是说……小·穴·呢?(吐舌) 上面的对话,真想体验一次。明明有默契的,明明有默契! 但是就算跟她说了……自己长篇大论不得要领地向克罗尼卡阐述调情的方法技巧重要性的情景栩栩如生地浮现在眼前。 嘛。这也是这家伙可爱的地方就是了。 悉悉索索。 嘿。龙公主理所当然一般地坐到了我的膝上。 温润柔软的触感刺激着大腿,还来回扭动一下,找到最舒服的位置。 尾巴也和我的腹部密接,若无其事地左右抚弄着。 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惊人存在感的龙族公主。 此刻只不过是一名身材娇小的平凡少女。 不禁会有这样的错觉……大概是因为,只需要伸出手臂,就能像这样,把这小小的身体整个拥在怀里的缘故吧。 “……嗯???” 克罗尼卡发出了疑问的哼声。 别嗯了!反正就是硬硬的东西顶到你的屁股了对吧! 克罗尼卡转过脸来,露出尖尖的犬齿,展现出满脸恶意的笑容! “……汝还是老实说了吧,果然是有甚幺奇怪的想法呢。” 我自暴自弃地把嘴凑到她耳边。 “嗯嗯。又要这样幺?之前也做过的吧?” 一边点头一边提出疑问的龙公主。 虽然有若乾难以接受的地方,但还是答应了的样子。 转过身解开睡衣的纽扣,露出了白皙纤细的肢体。 “呼。” “克罗尼卡,你真美。” “就算汝死死盯着余的……余的平板胸部这幺说,余也不会觉得高兴啦!” 涨红了脸,却没有掩饰自己身体的意思。 睡衣下面当然是没有穿甚幺内衣,当然,胸衣甚幺的本来就没有穿的必要。我国的王子妃殿下拥有一对出色的贫乳。 但是就是要这样才好! 但是就是要这样才好! 从睡衣的襟怀里漏出令人为之目眩的牛乳色肌肤,还有点缀于其上的两朵樱色蓓蕾。 咕嘟。 就是要这样才好! 我迅速地取出武器进入战斗状态。 “唔哇……汝光是想着猥亵无比的事情就已经是这个状态了啊。” 看到我的战斗装具,立刻露出满脸嫌恶的龙公主。 但是语气里好像有若乾高兴的成分? “哈啊哈啊,拜託了,公主殿下!” “真是的,拿汝没办法呢~” 我拜託她的,其实是相当强人所难的事情。 那就是“把没有变成有”。 龙公主把两手按在胸上,把单薄无比的胸部向中间挤压。 然后用微薄的谷间摩擦起我的战斗武器来。 布丁……用超浅的平底锅做出的布丁一样的触感。 而且这布丁还没从平底锅里拿出来。 “唔、唔……好费劲啊。” “哈啊哈啊,公主殿下,超棒!” “哼哼,这就是龙族的实力,汝可以更加称讚一些哦。” “克罗尼卡小姐是最伟大的!小人决定一生跟随‌您!” “呼呼呼,那,得好好奖励汝呢。” 进一步增大了幅度,在武器的左右上下来回摩擦的稚嫩肌肤。 以及隔着肌肤感受到的胸骨硬度。 不可思议的柔滑触感。要说舒服还是不舒服的话绝对是舒服。虽然感觉很微妙。 但是就是要这样才好! 啊啊啊! “呵……汝开心幺?” 一边努力地摩擦着,一边抬起头朝我提问。 “嗯嗯嗯!超开心!” “汝让余‘用胸部夹起来’,但是余倒是觉得,与其说是‘夹起来’不如说是用胸部去压汝那里呢。嘛,反正汝喜欢就好。” “唔唔……最喜欢了。我的公主殿下,最喜欢了!” “汝那猥琐东西比刚才又大了一圈,还好意思趁势说这种话,真是轻浮!” 但是你的表情很开心哦。 唔,不好,感觉快要…… 腰间浮起酸酸的感觉,尖端有甚幺聚集起来了! “……吶,汝啊。”克罗尼卡突然发话了。当然动作没有停下。 “哈……怎幺了,公主殿下?嗯!” 快感在梆梆梆捶门,但是我仍然努力地强压下冲动。 提肛!对! “真的那幺舒服吗?虽然也不是第一次为汝这幺做,可是余……没有甚幺胸部……是贫乳哦。”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 但是就是要这样才好! 啊!忍不住了! “就是要这样才好!” 我吼出了蕴含着灵魂的话语。 “诶?!” 克罗尼卡动摇了一下,动作也稍稍停顿。 “喜欢!就是喜欢!超喜欢!我就是超级喜欢看你拚命挤出不存在的东西然后拚命地用那可悲的平板胸部努力压上来的样子啊啊啊啊啊啊!!!” 啊咧? 我在完全思考停顿的状态下说了甚幺吗? 还有……这个是……何等的灵压啊! ···························· “哟王子。” “还没睡吗王子。” 衣衫不整的我,在迴廊上撞见了巡夜的卫兵甲和卫兵乙。 “今天天气哈哈哈……” 明天天气会怎样呢? “原来是这样啊。” “又被公主殿下踹出来了啊。” “然后去国王陛下房间过夜幺。” “王子辛苦了。” 一人一句自顾自地理解了事情全貌,不愧是我国优秀的职业军人。 “我说你们称呼我的时候要加上‘殿下’啊!” “是!恋童癖王子殿下!” “小的今后也会为您加油的,努力作死吧,王子殿下!” “处决你们哦!” 我自己也察觉到了,此刻只穿着一只拖鞋站在深夜的走廊上怒吼的自己,是多幺空虚。 (完)